Make Home Page  |  Add to Favorite
 首页 | 新闻动态 | 国际合作 | 政策文献 | 研究成果 | 调查与实践 
  通知公告  
 
  站内搜索
 
 
 
Position: 首页 > 调查与实践 > Content
 

孙君:2014中国设计年度人物获奖人

来源:网易家居  作者:  发布日期:2015-08-12 22:52:05  点击:[]

3月29日,“2014中国设计年度人物颁奖盛典”在全国政协礼堂隆重举行。

王铁、苏丹、潘召南、孙君、吴晞、沈立东、姜樱、谢天、肖平、林学明、郑忠、姜峰、梁景华、杨邦胜、梁志天、梁建国、潘向东、琚宾18位设计师评选为“2014中国设计年度人物”。

网易家居特此推出“2014中国设计年度人物”系列报道,全方位解读,让您更加了解18位设计大咖。

人物简介

孙君 2014中国设计年度人物

艺术家,设计师,北京绿十字生态文化传播中心创始人,中国乡建院联合创始人、首席创意官。他长期关注和从事农村环境问题,是农村环境教育的实践者。自1999年起设计并实施过多个乡村建设项目,包括五山镇、郝堂村、樱桃沟村等,著作有《五山模式》、《农道》。开创了新农村建设的“五山模式”,与农民一起营造了一个又一个美丽的家。他倡导把农村建设得更像农村,并组织实施农村实行垃圾分类第一人。孙君致力于为中国乡村提供既符合传统又具有现代品位的生态美学。他凭借艺术造诣和公益行动力,为中国乡村建设提供了可贵启发。

当城市房地产开发热潮渐渐褪去,中国的乡村建设越来越引起人们关注。乡建,是当下设计界广泛讨论的热点话题,除了寄托或多或少回归自然的乡土情结,更多人关注的是设计师在乡建中获得的机会。

孙君主要的工作在乡村,工作内容是乡村建设,但他领导的中国乡建院在北京的工作室设在三里屯。他的同事孟斯说:我们做的是乡村建设,但要努力让自己洋气起来。孙君自己的说法是:“乡村是未来中国人的奢侈品。”

乡村问题千头万绪,问题的源头是能让年轻人回来,“可是如何能让他们回家,这就是我们需要面对的。”至于乡村的规划与设计,一定是文化在前,技术在后。文化是方向,技术是方法。如果方向错了,速度便失去意义。

从艺术家到环保人士到乡村规划师,孙君和“绿十字”十几年来投身于乡村建设,打造了一系列的成功案例。但他却认为,最有价值的大多是失败项目,他从失败中找到了乡建的方法,积累了重要经验,形成了乡建理论,“这种价值我认为就是‘成功’。”

如何把农村建设成为农民喜欢、社会认可的新农村,孙君的看法是:“以自然为本,天人合一;以农为本,田人合一,要把农村建设得更像农村。”

所谓“天人合一”,是指“天地以生物为心,人以天地生物之心为心。”强调人与自然是有机整体不可分离,是自然界的一部分。天,就是大自然;人,就是我们;合,就是互相理解。人类只是天地万物中的一个部分,人与自然是息息相通的。因此,追求“天人合一”,既是中国先民崇尚自然的最高境界,也是对生态平衡的一种朴素的认识,“绿十字”所倡导的环保主义教育,可谓异曲同工。

而所谓“田人合一”,是指农民要与土地息息相关,土地是农民赖以生存的生产资料,失去土地就不能称之为农民。一大批失地农民,是发展的产物,也是矛盾的焦点。乡村规划中,提倡城市要分散,农村要集中。要农民进城上楼,在农村也建设整齐划一的新社区,是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也不便于生产生活。若干年后,上楼的农民还会下楼,进城的还会还乡。时间会证明,现阶段的做法是个错误。

在新农村建设中,他提倡先生活后生产。他所说的生活不仅是指物质生活,还包括民俗、文化、生活方式、宗教信仰,以及人的感情、道德等精神生活。当下的农村项目往往过多的强调产业、招商、发展,忽视了生活的配套。生活和生产只要不统一,这个社会就不安宁。既然做农村项目,一定是村民参与为项目主体,并且他们成为第一受益者,不能是政府为第一受益者,也不能是商人成为最大的收益者。

孙君喜欢和农民打交道,称之为老师,拒绝参与没有价值的专家论坛。十年乡建路不乏坎坷,最困难的是人们观念和思路的转变。“一说要建公园,就是要建一个威尼斯,要建一个巴厘岛;一说要建房子就要建红磨坊,建欧洲小镇。虽然在乡村建设过程当中,我算是成功者,但就是到今天找一个志同道合的、符合中国国情的、能帮助中国农村走向正道的人依然艰难。”好在随着品牌项目日益彰显的示范效应,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加入到团队中来,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回归乡村、尊重自然,孙君相信“乡村建设对我们来说正是春天”。

孙君毕业于安徽师范大学美术系,曾经是一名职业画家。2003年,他创立了北京绿十字生态文化传播中心。从画室来到乡野田间,他称之为“回归和寻根”。那里有夏天在河边垂钓的童年记忆,也有身为一名艺术家想要探索和追寻的文明源头。

“中国在100年前并没有规划设计师,之前都是画家在做设计,建圆明园也是招了200多个画家来做,西方更是如此。所以这原本就是我们的事情。”在城市化和商业化浪潮的冲击下,中国乡村的居住环境和人文环境变化剧烈,统一规划缺乏特色和文化内涵,孙君想要“把艺术还给农民”、“把农村建设得更像农村”,成为更多人的精神家园。

“这些年在乡村,走着走着会突然触目到真正能够感动你、触动灵魂的文化。我做乡村工作,大多数是当作艺术作品在做。”怀揣着在中国进行一次乡村文艺复兴的梦想,孙君继续在中国乡村建设的道路上前行。

 

相关链接

 

郝堂村项目:回家,把艺术还给乡村

 

 

2011年4月24日,北京绿十字与信阳平桥区政府合作的平桥区可持续发展“郝堂茶人家”项目研讨会在平桥区委党校召开。这个会议决定了郝堂的命运,也让孙君开始在这里一点点实现梦想。

郝堂村格局很美,是典型的散集式村落。村里有一棵300多年的古银杏树,男女老少视其为村的灵魂,原来还有一个庙叫昭庆禅院,在文革的时候毁掉了,可是这几个村干部保存了三个字。而留在村里的东西就是善缘,善根。所以,村民们愿意把土地拿出来,合并在一起,围着村庄种上90亩的荷塘,只为开出一个美丽的花季。

“我们在郝堂村的系统性规划和设计也把多年的实践都在这里做了一个很漂亮的沉淀。在郝堂坚决不让一个村民搬出村庄,不拆一个农民的房子,不砍一棵树,全力修复而不是建设,确保外出打工的人回家能找到自己的家。”

郝堂村结合了最古老的文明和最时尚的元素,或许,是把一种古老的美丽在现代的建筑与环境中体现得淋漓尽致。孙君一说到今天的规划与设计就痛心疾首。今天的规划与设计本质上是对乡村文化的一种破坏,而这种破坏性的规划设计超过了近300年的任何一个时代,并且是以合法的形式在破坏。郝堂项目是一次反常规的规划与设计,是用作品与感受来验证孙君的理念与思想。他说“规划不能落地就是骗钱,理论不能指导实践就是谬论,文化不能助推文明与正气就是堕落,而乡村建设不像乡村就是一种破坏!”

这是郝堂的意义。

经过多次对郝堂村进行考察和调研后,与河南信阳平桥区政府合作,在信阳平桥区开展新一轮的乡村建设实践——郝堂茶人家。这个项目涉及到村民自治、文化修复、建筑艺术、水利交通、生态环境、乡村规划、民俗文化、健康与生计、有机农业、金融互助、乡村旅游、乡村岗位培训等诸多的内容。可以说是一个全方位的改造和试验。目的是通过项目的系统实施,把中央新农村建设的精神具体化,成为推动解决三农问题的典范。孙君说,这是10年乡村建设的集大成者。

信阳郝堂村项目的优势是市区领导思想开放,有较强的开拓精神,政府配套合理,村干部能力强,有较强的进取精神,社会各界精英支持也较多。项目从生活层面进入,从开展观念转变的培训着手。与群众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事,关乎民生而广受欢迎,资源分类和搞好卫生的工作成本低见效快,对村民生活质量的提高有立竿见影的效果。不搞大拆大建,重视旧村的保护。旧村保护体现了时代性的记忆,启发干部和村民对旧房价值的认识和审美观念的提升,让村民在熟悉的环境中改变自己,懂得生活,激发生活的热情。坚持“把农村建设得更像农村的”的理念,进行以农民为主体的乡村建设,实施过程奠定了村民自治的基础,郝堂村逐渐成为保持传统农耕文明的新型农村社区。

郝堂不做详细规划,只有一个目标与方向,是一个动态下的乡村规划。郝堂规划不在孙君本人心里,而在村干部的脑子里。孙君做的事本质是在完善村干部的梦想,让村干部成为乡村建设的主人。只有村干部弄不明白的时候,他才会指导与引导他们。

孙君说:“乡村建设最聪明的做法就是把自己的想法变成村干部的想法,最笨的做法就是我们去做村干部的事。乡村几千年来的规划是自然产生的,不是一夜完成的,是一点点从土地中长出来,不是从计算机中生出来的。我们不要与理论和国家行业标准说理,不要与专业的设计院评说,我们用作品说话,我们用标榜来证明乡村规划的专业性。”

很多农村的年轻人在城里面并不能找到归属感,能在城里真正安定下来的是少数,更多人游离在城市的边缘。关于农民工的问题报道铺天盖地,他们建设了城市,城市却不属于他们。而当他们想回家的时候,却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郝堂始终在把握这样一个尺度,一是村庄,二是茶文化,三是生态平衡,四是文化修复,最后是持续的经济发展模式。郝堂不是规划出来的,而是经营出来的,营造一个鲜活的有温度的,有规矩的,重要的是农民支持并积极参与的,同时又有一定权利与义务的郝堂村。郝堂人心灵在发生变化,生活也在悄悄转变,行为与心灵渐渐走向我们设想的乡村。

对郝堂项目,孙君倾心而为,亲自记录,亲自把握每一个细节,每一张图纸,包括郝堂的建筑与村庄定位。把新的乡村建设理念融入在规划与设计之中,把文化与艺术埋藏于一笔一划之中,把村民的愿望植入到一砖一瓦的过程中。所以郝堂的房子才会每个都不一样,桥也如此多形。因此,郝堂才会有那么多的文化与艺术细胞。

乡村的视觉艺术是大自然的艺术,更是全村民参与的艺术。每个房子,每条道路,每座小桥,每朵路边的小花,都是乡村的视觉艺术。这种艺术可以换回乡村久违的自信,失去的民俗,忘却的乡规,城市的乡愁,让郝堂充满了生机。所以,当你来到郝堂,更能享受一次乡村的视觉艺术。

其实,艺术就在我们的身边。郝堂,就如这样一场乡村视觉艺术的盛宴。

我们用艺术营造了梦想,也用梦想还原了艺术。

作者:刘言珺

上一条:张远村的试验

下一条:绿色先锋孙君:绘制乡村生态画卷

关闭

 
 
 

河北地质大学太行学社 

地址:石家庄市裕华区槐安东路136号

电话:87207498  邮编:050031

邮箱:taihang@hgu.edu.cn  /  taihangia@qq.com

联系我们